马三三解密

更多惊奇的事情尽在马三三解密网.

首页 > 猎奇档案 > 他们说,梦没了就会死 夹在筷子上的拉面冒着热气,牛肉汤的香味飞进我的鼻孔

他们说,梦没了就会死 夹在筷子上的拉面冒着热气,牛肉汤的香味飞进我的鼻孔

时间:2020-08-29 09:21:50 作者:佚名 来源: 手机阅读
 自古长安西风雨正文卷第512章得饶人处且饶人耿小凡“赶”走了王临,以为静嫣妹妹一定会就此罢手。没想到,第二天王临又来了!
  “怎么?你父母这点面子都不给我?”耿小凡有些生气了。
  “不是,不是!”王临赶快上前行礼,“昨日回去禀了母亲,被她老人家大骂了一顿!她说您对王家有再生之恩,我等小辈当以父礼待您,无论何事必须听您的。”
  “那你今天又来做什么?”
  “奉母亲大人之命,特来赔罪!”王临彬彬有礼,让耿小凡有气没地方撒。
  “你做的不错,无需赔什么罪!不过,既然你母亲让你以父礼待我,我免不了要教导你几句。你年龄渐长,也该多为家族分忧。以后凡事要心存善念!每个人到这世上走一遭都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耿小凡以为王临真的是来赔礼道歉,忍不住拿起长辈的架子,教育了王临几句。
  “谨遵伯父教诲!”王临显得异常乖巧。
  “母亲大人吩咐,伯父伯母此次回京仓促,怕您们没带下人,伺候不好。特意让我送来婢女十人。”王临微笑,挥挥手,十名婢女打扮的美少女鱼贯而入。
  “这是你母亲的意思?”耿小凡有些奇怪,猜不透静嫣妹妹想做什么。
  看了看那十名婢女,耿小凡突然有疑惑了。这不是一般的婢女!
  虽然十人衣着简陋,但各个美艳绝伦,眉宇间流露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这些人都是哪儿来的?”耿小凡皱起了眉头。
  “不敢瞒伯父,这些都是罪臣卫玄的家眷,依律籍没为奴。母亲大人说,只有伯父才配得上使唤这样的奴婢。”王临还是满脸微笑。
  “胡闹!”耿小凡本能地要发脾气,却突然转念,卫玄临走苦苦哀求自己救他的家人,自己正没头绪,这会儿静嫣妹妹竟然主动给自己送来了!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想做什么?
  “伯父,母亲大人还有一不情之请,万望伯父给个方便。”
  耿小凡正在思索这件事,王临又开口了。
  “什么事?”
  “卫宝妻刘氏事涉家兄遇害一案,母亲还有些话要问她,恳请伯父高抬贵手,让侄儿先带回去。母亲大人说了,如果伯父大人想留下刘氏,她问完话,仍礼送回来。”
  耿小凡这下是明白了,又看了看那十名婢女,感觉里面应该没有卫玄的正妻。看样子,静嫣妹妹还是不想放过卫宝和卫玄的妻子。至于妾室,她真没当回事。干脆大大方方用这些妾室跟自己换人!
  怎么办?明知道让王临把刘氏带走,她前途未卜。可静嫣妹妹的理由很正当,该怎么拒绝呢?
  正犹豫,门外传来一阵噪杂声。一位美妇人带着昨晚那几名卫宝妾室,走了进来。
  美妇人见到厅内那十名婢女,再也控制不住,一群女人抱头痛哭。
  “临儿!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生离死别!你忍心让她们分开吗?”耿小凡也被这情形感染,声音低沉地责备王临。
  “......”王临无语。
  “你今天送来的大礼,我收下了。你先回去吧!我随后会去拜会你父母,当面谢他们。但你今日带不走我府里任何一个人。”耿小凡见王临不吭声,直接下逐客令!
  “这......”王临犹豫片刻,还是告退了。
  王临走了,屋内的女人们也哭够了,逐渐平静。那美妇人整理妆容,优雅上前,向耿小凡夫妇行礼。
  “犯妇卫刘氏,见过耿侯,见过夫人!”
  “卫夫人,快快请起!你身体可好些了?”耿小凡知道了刘氏的身份,赶快回礼。
  “早年就听闻耿侯是明是非知大义之人,今日得识,方知世人所言根本不及大人万一。事已至此,犯妇别无他求,也不愿大人再为难。犯妇愿以自身换姊妹们平安。”
  刘氏声音平静,她出身公侯世家,“抄家没籍”这种事虽没经历过,但一定听闻过许多。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她应该非常懂。这会儿她是卫家唯一的“主心骨”了,必须再做最后一次抗争。
  “卫夫人言重了!耿某不是什么义士,只讲究做事对得起良心。怎奈耿某人微言轻,许多事力不从心,只能尽力而为。卫家遭此磨难,耿某无力回天,但耿某实在不愿无辜之人受牵连,所以,必尽力周全,只能暂时委屈卫夫人了。”
  耿小凡动了恻隐之心,他感觉静嫣妹妹这次虽然下定了决心要灭卫氏,但她应该还会心存善念,良心未泯。
  “耿侯!自家夫罹难,我已生无可恋,之所以苟延残喘,只是放心不下这些姐妹。听闻耿侯已放家叔回中山,我等感激不尽。今生即使做牛做马也难报耿侯大恩。求耿侯再开恩,我愿去安汉公府换回舍妹。”
  刘氏依旧坚持,要用自己去换卫玄妻子。
  耿小凡犹豫起来,刘氏去安汉公府,能不能换回人不好说,但一入“虎口”,她肯定是自身难保。
  刘氏见耿小凡不语,轻身上前,规规矩矩在柳菲儿面前跪下。
  “卫夫人,使不得!”柳菲儿知道,刘氏这是要请自己去求夫君了。
  “耿夫人心地善良,好人必有好报!求您借一步说话。”刘氏要跟柳菲儿说悄悄话了。
  柳菲儿看了耿小凡一眼,赶快拉起刘氏,两人闪身走向后堂。
  不一会儿,柳菲儿抹着眼泪出来了。
  “夫君,让大家先下去休息吧,我有话跟你商量。”
  耿小凡不知道刘氏用了什么办法,但菲儿本来就心软,见不得可怜人。刘氏一定是打动了她。
  “夫君,虽然残酷,但还是试一试吧!”柳菲儿见众人离开,拉着耿小凡的手呜咽,“卫玄妻是刘氏的堂妹,而且正怀着卫玄唯一的血脉!”
  “啊!”耿小凡大吃一惊。\

]他们说,梦没了就会死

  “这件事只有刘氏知道,她不愿当众说,就是怕走漏风声。夫君,她是要用自己一命去换两命!你能理解她吗?”柳菲儿默默流泪。
  “照顾好她们!”耿小凡无话可说,紧紧握了握柳菲儿的手,独自出门。
    自古长安西风雨正文卷第513章悄悄然偃旗息鼓本以为,跟静嫣妹妹的这次“谈判”会有很多波折,没想到,王静嫣似乎早就知道耿小凡的打算,对他提出的,“释放”卫玄妻子的要求,一口就答应了!
  “你想好了?就此罢手了?”耿小凡真的有些意外。
  “还不是因为你!你的心慈手软让我功亏一篑!卫玄跑了,放虎归山了,我总不能跑到中山国去抓他吧!既然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他,还不如放一放。”王静嫣平静解释,耿小凡却感觉她似乎并不是非常“怨恨”自己。
  “已经死了一个卫宝,吴章和吕宽也正法了,也算是给宇儿报了仇,真没必要这么赶尽杀绝。”耿小凡松了一口气。
  “小凡哥,你真的是越当官越糊涂!朝野如战场,不消灭敌人,早晚被敌人消灭!本来是拉你来助战,你倒好,中途倒戈!”
  “哪有!我不过是不想增加你的罪孽!”耿小凡笑了一声,跟静嫣妹妹开玩笑。
  “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你知道你这一叛变,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吗?”王静嫣严肃起来。
  “你还能付出什么代价?至少卫家的势力已经被你铲除了大半。按王太后所说,他们永居中山国,已经对你构不成威胁。你还借机扳倒了曲阳、红阳,你应该满足了。”
  “事情根本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或者说,这次,我确实有些过于托大,的确有欠考虑之处。有些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预判,我也是不得不如此。只是,这次真的要牺牲小燕子了。哎!”王静嫣叹了口气。
  “小燕子?这跟小燕子有什么关系?你是说王太后许她为后的事吗?你不愿意,随便找个借口不就完了。”耿小凡不解。
  “呵呵!所以说,你是越活越糊涂!我这次斩草不能除根,朝野已经有动静了,我也不能不顾忌。小燕子不入宫,这股反抗势力怕是很难压下去!”
  “朝野有什么动静?还有人敢弹劾巨君?”
  “有!他们借着曲阳侯和敬武公主的死做文章,让我和巨君有口难言啊!”
  “什么?什么?你把曲阳侯和敬武公主杀了?”这个消息太出乎耿小凡的意料。
  “我杀他们干什么!好歹也是不出三服的亲戚。他们是自尽的,这也是我没预料到的。”王静嫣叹了口气。
  “怪不得!他们一死,事情就闹大了。无论如何,他们罪不至死!”耿小凡终于明白,昨日静嫣妹妹接到的那个消息是什么了。她要杀的人被自己放了,不该死的人却死了!这舆论压力确实够她受的,妥协恐怕也是迫不得已。
  “今天临儿去我那儿,我教训了他几句,你不会怪我吧。”耿小凡继续把话题往卫玄妻子身上引。
  “你是长辈,教训他理所应当。你替我揍他一顿才好呢!”提起王临,王静嫣竟然生气了。
  “临儿做事太不知轻重,若不是他节外生枝,肆意凌辱曲阳侯,他们也不会自尽。”王静嫣解释了一句。
  “哎!临儿什么都好,就是有些飞扬跋扈,长此以往,早晚要吃亏的。”耿小凡也明白曲阳侯为什么会自尽了。
  “那,朝廷关于这件事的纷争,你都处理好了吗?”耿小凡又关心一句。
  “朝堂上的那些口水仗不关紧,朝堂下的那股暗流才是麻烦。”
  “朝堂下的暗流?”
  “泰山太守丁玄,你可认识?”
  “认识,但少有往来,他应该是前朝丁太后的族人吧。”耿小凡回想着,泰山郡离上谷不远,他往来长安上谷的时候,偶尔会在泰山郡停留一下,跟丁玄还是有些交集的。
  “他发了一封讨莽檄文,你可愿意读一读?”
  “不看,不看!看不懂!不用看也明白。”耿小凡赶快拒绝。
  “这就是你放虎归山留下的后遗症!你以为卫玄会就此私心?当下,虽然只有泰山郡发文,暂时没有其他州郡响应。若是不及时扑灭,你说会有什么结果?”王静嫣忍不住又瞪了耿小凡一眼。
  “你多心了吧!卫玄刚回去没两天,他应该没时间联络什么州郡。再说,他已经是惊弓之鸟,你还扣着他的妻小,他应该不敢造次。”耿小凡劝一句。
  “所以说,为了保险起见,我想手上攥着些筹码。可你又非要我都交出来。”
  “哎!你那不是长法,把卫玄老婆给我,我替你去一趟中山国。如果真是他交通诸侯,我替你平复了。”
  “如此甚好!你若能顺势再出访一下匈奴,才更好。”王静嫣笑了笑。
  “出访匈奴?匈奴又怎么了?”耿小凡没想到,自己对朝廷的局势了解的这么少。
  “没什么,防患于未然而已。自从你那昭君姐姐去世,匈奴不臣之心日起,最近,收拢了不少西域小部落,大有南侵之意。目前,朝堂有内忧,不得不防外患啊!”王静嫣解释,招手叫过一名丫鬟,吩咐了几句。
  耿小凡真的开始佩服静嫣妹妹了。这哪里像是一个长居深闺的妇人,这明明就是一代运筹帷幄的君王!
  “小凡哥,这段时间长安不太平,你离开一段时间吧!匈奴的事,看你心情,不想去也无所谓。”王静嫣准备结束今天的话题了。
  “去,不仅为了你,就算是为了大汉的安危,我也得去一趟。”耿小凡知道了当前的形势,做出决定。
  “你昭君姐姐不是还有两个女儿在匈奴,你不想让她们来长安走一走?史上传说,有个叫须卜居次的,曾经在未央陪伴过王太后。看来,这个历史使命需要你来完成。”
  “云儿!”耿小凡也想起自己曾查阅过相关记录。
  “哦,那是她的小名吗?你应该也很久没见过她了吧!”王静嫣知道自己已经提起了耿小凡的兴趣,她丝毫不怀疑,耿小凡会去匈奴。
  “静嫣妹妹,你手机里都存了什么信息?”耿小凡想起那天“汉祚永昌”四个字,又想起了手机。
  “看来还是瞒不过你。”王静嫣浅笑一声,从怀里摸出一部手机。
  

相关文章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