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三解密

更多惊奇的事情尽在马三三解密网.

首页 > 猎奇档案 > 人参格格 大禹治不了水 关注 赞赏支持小学六年级的暑假,我被母亲送到了新宾县的姥姥家

人参格格 大禹治不了水 关注 赞赏支持小学六年级的暑假,我被母亲送到了新宾县的姥姥家

时间:2020-08-29 09:25:22 作者:佚名 来源: 手机阅读
于是苏傲天急忙放缓了口气,说道:“吾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与神意阁素昧平生,绝不是尔等的仇家之流。仙友当知,你我此刻是各有所需,这才是最重要的。”黑袍人在最初猛然间的惊慌失措过后,渐渐冷静下来,开始认真打量这个他起初并不在意的交易对象。他细细地梳理了一遍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动向,确信一切都没有纰漏,参加这次交易会也是临时起意,通过的渠道也十分可靠,不可能会有人得知从而布置了这个陷阱等着自己,于是惶惑不安的情绪慢慢排除,感觉自己是多虑了。但苏傲天的神魂竟然会如此强大,实在令他觉得不可思议,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还有人能够以如此低劣的修为,拥有如此强大的神魂,即便是他们神意阁,也没有人能够做到!难道眼前此人,是天帝的分身不成?旋即他就感到自己的想法很荒谬,天帝的神魂有多强大无法得知,然而天帝绝不会设下陷阱来骗取什么亿年石髓,这种价值的宝物还引不起天帝的兴趣。苏傲天虽然用神魂威压对黑袍人冲击了一下,然而却不想激起他的敌意,故而令黑袍人只感觉到了他的强大,而不是恐惧,黑袍人不由自主地就想到:“此人的神魂凝练雄浑,堂堂正正,绝不是噬魂恶魔一族,难道是我神意阁的分支、臂助一类?”他们神意阁的存在几乎是不为人知,所担负的使命更是仙界最深的隐秘之一,而且事关重大,在仙界除了他们自己,也就是天帝这个层次才知晓一些了。然而这个隐秘对于天帝来说,可算是无关紧要,因为他们已经攀到了这个世界的最高峰,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存在可以说是没有了。不过对于神意阁来说,却是关系到他们生死存亡,拼死也要守住,否则必将万劫不复。而现在,这个隐患已经触发,神意阁已经到了覆灭的紧要关头,说是万钧一发都不为过,必须要找到生魂草才可能有一线生机!黑袍人在衡量了其中的利害得失后,下定决心,若是苏傲天真有生魂草,那么即便这是一个针对神意阁的陷阱,他也必须跳下去,别无选择!稳定住心神后,黑袍人缓缓说道:“仙友说得不错,你我是各有所需,交易势在必行了。我就实话实说了,亿年石髓我确实有,不过并未随身携带,只要仙友拿出生魂草令我看一眼,我就带着仙友一起去取亿年石髓,再行交易。”苏傲天展现的神魂令他不得不刮目相看,连称呼也变得客气了。苏傲天问道:“仙友可是带我去神意阁?”黑袍人想了一会,知道自己也必须展示一些诚意,遂点头说道:“正是。”苏傲天伸手入怀,从储物扳指里取出生魂草,说道:“仙友请看,可是此物?”通体碧绿的生魂草上,微微发红的小小果实没有任何变化,黑袍人却忍不住浑身哆嗦起来,神魂仿佛在发出疯狂的呐喊,恨不得将这棵小草一把夺下,塞到口中大嚼起来!越是神魂强大之人,越无法忍受这种勾魂夺魄的诱惑,黑袍人当即明白,虽然他从来没见过,但这就是传说中的生魂草!若不是方才苏傲天狠狠震慑了他,这当儿保不定黑袍人已经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了。他强忍住了内心的冲动,对苏傲天说道:“仙友果然是有诚意之人,看来这次交易可行。生魂草的果实尚未长大,催熟后仙友打算如何分配?”苏傲天说道:“亿年石髓究竟能起到什么效果,吾不得而知,仙友恐怕也不甚了了。现下谈论此事尚早,但我可以承诺,只要果实足够,必然满足仙友所需,如何?”黑袍人对于他的回答十分满意,说道:“如此甚好。仙友有此承诺,这次交易必然愉快,皆大欢喜。”两人不再多说,黑袍人带着苏傲天迅速遁去。过不多时两人来到了一个山谷,黑袍人说道:“仙友见谅,为本门安危着想,必须经过一些传送,但绝无危险,仙友不必顾虑。”他的说法也有道理,苏傲天也不想节外生枝,最主要是不怕黑袍人捣鬼,就爽快地答应了。经过了几次传送,以苏傲天的神魂之强,也无法准确察知具体的路线方位了,最后来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里。黑袍人为了避嫌,拿出了一颗玉珠,山洞里顿时亮如白昼。洞中空无一物,苏傲天却察觉到了,这只是假象,这里有一个禁制。黑袍人手指掐诀,一阵令人难以察觉的变化后,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罩子。神识一靠上去,苏傲天就感应到,这是一件飞行法宝,而且具备穿梭空间的能力。这种能力比起九星梭那是远远不如,体型庞大更与九星梭无法相比了,然而毕竟不能指望它能与天帝炼制的神器相比,能够穿梭空间的飞行法宝,对于仙君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黑袍人伸手一拂,这个圆圆的罩子顶上滑开了一个入口,黑袍人当先进入,苏傲天随后跟上。进去后发现不大的空间里还有两张座椅,黑袍人肃手待客,苏傲天老实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感觉这里虽然稍显促狭但容纳十余人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也就如此了。两人坐定后入口自动封闭,黑袍人掐动法决,这个圆形飞行法宝冲出了山洞,飞上了高空。过了一会苏傲天察觉到已经不是在仙界十七层穿梭,而是穿越到了其它层次了,但具体是去了哪里,就无法确切得知了。而且在飞行时,苏傲天感觉到黑袍人似乎是有意地胡乱改变方向,他索性闭上了眼默默养神,做出一副不加理会的样子。或许是他的表现令黑袍人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反正闭上眼之后,苏傲天感觉到飞行的轨迹似乎是正常了,目的性比较明确了。这样飞了有一顿饭的功夫,高速飞行的势头缓了下来,苏傲天暗忖是不是快到了。过了不久黑袍人果然开口道:“耽误仙友这些时辰,好在一路顺利,这便到了。”飞行法宝上面的罩子自行打开,苏傲天跟在黑袍人身后走下来,一眼望去,不禁愣了。在此之前他对神意阁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宗门,多少有些猜测,然而眼前的所见与他所有的想法都完全不同。第一眼的印象,令他错愕后又感到熟悉,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幼年时的居所,真观村!三五十间茅舍错落有致地分散在小丘旁,胡泊边,几条粗粗修葺的小路将房屋串连在一起,孩童清脆的笑声从村落中传来,鸡鸣狗吠之声不绝于耳。稍远处是一片灵田,十余个农夫打扮的人正在田间劳作,一种体格庞大外形似牛的仙兽悠闲地行走在地里,不用人扶耙,到了地头就自行回转。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时近黄昏,家家户户开始冒出灵茶的香气,仿佛在召唤辛苦劳作了一天的农夫回家休憩。这幅凡俗间常见的景象,在仙界基本是绝迹了,苏傲天只是在初到仙界时,见过最底层的那些没有什么修炼前途的散仙会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耕作些灵疏灵果等聊以度日。行踪隐秘几乎不为人所知的神意阁,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来隐藏自己。难道这里是仙界的最底层,兜兜转转之下,又回到了刚到仙界时的地方?苏傲天转念一想这倒是很有可能,仙界底层确实是一个隐藏痕迹的绝佳之地,这里有着数目庞大的散仙,没人会有兴趣将他们一个个筛查一遍,也就不会发现神意阁门人就混迹在他们中间。但苏傲天并不想对神意阁刨根问底,也就没有在意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他的注意力转而放在了村落里的男女老幼身上。仔细探查之下,他再也没有怀疑,这个看着像是一个普通村落的地方,的确是仙界行踪隐秘的神意阁所在地了。因为这里虽然只有寥寥不到百人,但无论是老人和妇孺,修为先不论,神魂都是十分强大,虽然远不及他,却比仙界的普通仙人高出不知凡几。其中有几个人的神魂则是令他都感到吃惊,至少不比无为道人逊色!无为是他迄今为止在仙界遇到的神魂最强的仙人,能够从虚无缥缈,繁琐且支离破碎的线索中找到忘忧天帝遗留线索的,绝非一般人能做到的。虽然只是一具分身,神魂也令苏傲天不敢小觑。而在这里,至少有五六人不比无为的神魂差,甚至犹有过之。这种强大的神魂即便是仙君也不见得具备,在这个村落里却聚集了这么多,如果不是亲身感受,苏傲天绝对不会相信。但最令他震撼的,还不是这些神魂强大的神意阁门人,而是在村落后面的小山底下,一个如同深渊般的黑洞洞口,笼罩的一个从所未见的古怪结界,散发着令他都感到意动神摇的恐怖波动!这个结界,或者说是禁制,与他之前接触过的所有类似的东西都不一样,令他的神魂感到十分压抑,

人参格格

觉它禁锢、隔绝的不是人的肉身,而是专门针对神魂!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个结界之所以在波动,是因为它的结构已经不稳定了,好像是受到过某种强烈的冲击,处在将要崩溃的边缘了。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或许这就是黑袍人急切地想要得到生魂草的原因?神识从这个从所未见的古怪结界上移开,苏傲天再度探索这些神意阁的门人,想从他们身上找到一些关于这个奇怪结界的线索,忽然间,他的神魂急剧地波动了一下,感受到了一个非常隐晦然而却强大异常的神魂!强大,绝对的强大,已经接近了他如今受损状态下的神魂,这样强大的神魂,在仙界他还从未遇到过,无为道人与之相比,也是大为逊色!而在下一刻,他又被自己的发现震惊得几乎喊出声来,因为这个如此强大的神魂,散发的气息却令他感到极度虚弱,仿佛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显然这个神魂,已经遭受了重创,严重程度一点也不比他被闲云门背后的仙君重创时来得轻,甚至犹有过之,已经到了油尽灯枯,随时陨落的边缘!苏傲天突然有一种直觉,这个神魂的受创,一定与那个奇怪结界的波动有关,黑袍人迫切要得到生魂草,不仅是因为这个结界,也是为了这个破损的神魂!如果是这个奇怪的结界重创了这个神魂,那么它也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严重威胁!他的探查说来话长,其实只是花费了极短的时间,黑袍人迫切的心情此时更为明显,他急匆匆地抬脚便走,同时对苏傲天说道:“仙友请随我来,等我禀明长老后,取出亿年石髓,浇灌生魂草。”苏傲天此时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也不多说跟在黑袍人身后进了村落,直奔坐落在中央的一间茅屋。他们的行踪自然被村落里的人发现了,顿时所有人的神识都落在了苏傲天身上。神意阁虽然是专修神魂的宗门,但他们的神魂也无法与苏傲天相比,当然无法察觉到他的神魂究竟如何,不由得个个惊疑,不知道自己的门人为何要带这样一个不论是修为还是神魂都毫不起眼之人回来。黑袍人径直来到茅屋前,伸手推开门,然后闪身在旁,说道:“仙友请进,长老们都在屋内了。”苏傲天昂然而入,黑袍人随后跟进,顺手掩上了门。屋内共有七人,苏傲天方才感应到的几个强大的神魂,尽在其中。迎着众人不解的目光,黑袍人只淡淡说了一句:“这位仙友有生魂草。”屋内的七个人几乎都是霍地站了起来,其中一人颤声问道:“当真?”黑袍人望向苏傲天,以目示意,苏傲天轻轻点头,伸手入怀取出了生魂草。屋内的人再也无法维持镇定,一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一个老者口中不由得喃喃自语:“苍天有眼,不亡我神意阁!”一个中年人一叠声地说道:“将生魂草给我,快去取亿年石髓来!”这些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苏傲天忽略了,似乎他就是专程来为自己的宗门送生魂草的。苏傲天先不着急,将生魂草递给中年人。一人匆匆走出茅屋,过了不多时又回转来,从储物扳指里去取了一个玉瓶,彻骨的寒气立刻充斥了整间茅屋。这些人在狂喜之下,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寒气是足以将苏傲天这种大罗上仙立刻冻毙的。琥珀色如同琼浆玉液的亿年石髓一滴滴落在生魂草上,立刻沁入了叶脉里,一点也没有浪费,被全部吸收了。这异宝顿时散发出了中人欲醉的奇香,只是闻了一下,苏傲天就觉得全身毛孔没有一处不舒适,精神倍增,神采奕奕,神魂修为似乎立有提升!原本挂在翠绿枝叶间的三颗红色小果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转眼间就变得像核桃般大小了。随着亿年石髓的浇灌,红色的果实渐渐长大,终于在长到有一个小橘子那么大时,停止了生长,从另一棵枝丫间,冒出来一个新的小小红果子。方才喃喃自语的老者喜道:“好了,果实成熟,可以服用了!”说完,伸手就去摘那三个成熟的果实。直到此时,苏傲天才沉声喝道:“且慢!”屋内众人仿佛才想起来,这里还有这么个人,顿时将目光都投向了他,多数都含有怒意,还有轻蔑和不屑。老者一呆,不悦地问道:“你待怎地?”话语里带着不加掩饰的威胁,苏傲天却不为所动,指着黑袍人说道:“之前这位仙友与吾达成的交易,是贵门提供石髓,果实成熟后,如果足够,当满足贵门所需。故而这果实,是吾来分配的,不该由贵门先取。”屋内众人除了黑袍人,都用嘲弄的眼光看着苏傲天,仿佛在讥笑他如此天真,事到如今还在痴心妄想。一个中年妇人嘿嘿冷笑起来:“哪里轮得到你说话?不想死就乖乖在一旁待着,不是看在你带来了生魂草的份上,嘿嘿,你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苏傲天扭头望向黑袍人,说道:“仙友怎么说?你我的交易,还有效么?”黑袍人心中一阵犹豫,他可是领教过苏傲天的厉害的,然而此刻自家宗门的厉害人物全数到场,他不相信在这样的局面下苏傲天还能顽抗。不过食言而肥,不承认与苏傲天达成的协议却也令他良心不安,于是说道:“诸位长老,我确实应允了他,催熟了生魂草后,公平分配,还是让这位仙友先取吧。”众人一听,顿时鼓噪起来,纷纷斥责黑袍人糊涂。老者双手往下虚压,止住了七嘴八舌的议论,不悦地说道:“糊涂!值此非常时刻,还能计较这些么?这种异宝岂是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能染指的?小子若是识相,给你些仙晶法宝做补偿,若是不识相,休怪老夫心狠手辣!”说完,再度伸手向果实抓去。苏傲天淡淡说道:“我看谁敢取走这果实!”话音未落,他凝聚起神识,猛然间释放出来!强悍的威压顿时令屋内神意阁的所有人浑身颤抖,惊骇欲绝!他们精修的是神魂,擅长的是神魂,而最怕的,也是这种神魂上高等级的压迫。这种压迫,比起肉体修为的碾压更要令人窒息,因为这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和臣服,就像是低级别的仙兽遇到了高等级的同类一样,除了哀求屈服,根本不敢有反抗之意!每个人都觉得一个强大得无法想象的神魂牢牢地锁定了自己,只要他一个念头,自己就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这个神魂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就连自己的阁主,都没有没他们带来过如此强烈的压迫感,完全无法承受!老者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他不是人!他是噬魂恶魔的同党!藉着生魂草混入门中,是来亡我一族的!”黑袍人也是被彻底震惊了,以至于脑海中一片麻木,失去了意识!等他醒悟过来后,才明白之前苏傲天震慑他之时,根本未用全力,或许连一半的力量都没有使出来!苏傲天缓步上前,伸手取过亿年石髓,拿着玉瓶的神意阁门人已然失魂落魄,没有半分反抗的意识,任由苏傲天从他手里将玉瓶拿走。苏傲天缓缓将石髓一滴滴地浇灌在生魂草上,红色的果实由小变大,等成熟后又结出新的来。直到催熟了九颗红色果实,还有五个小果子长了出来,这一瓶亿年石髓才告罄尽,一滴也倒不出来了。苏傲天将生魂草拿在手里,凑到鼻端深深嗅了一口,一股直入灵魂的气息令他身心俱畅,舒服得就像是飞了起来。强烈的诱惑令他恨不得将这生魂草连果实带枝叶都一口吞落肚去,即便是以他的心性都差一点失控了,好不容易才抑制住了这种冲动。他的这些举动都是在不紧不慢地进行,神情自若宛如在自家院子里,神意阁的长老和黑袍人尽管环绕在他周围,却都一个个呆若泥塑木偶,眼睁睁地看着他好整以暇地完成这些动作,谁也兴不起反抗的意图。苏傲天走到一张椅子旁,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才说道:“背信弃义,不守承诺之事,尔等做来毫不脸红,吾却耻于为之。神意阁珍藏的亿年石髓,功效逆天,催熟了这些果实,想来足够用了,分给尔等几个倒是无妨。只不过,尔等破坏交易在先,吾虽然不想追究,却要加上一个条件,那就是尔等必须告诉我,要用它来做什么。”方才神意阁长老的举动虽然令他不齿,然那老者倒没有立刻抹杀他,还想用一些破烂打发他走人,多少博得了他的一点好感。

相关文章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