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三解密

更多惊奇的事情尽在马三三解密网.

首页 > 未解之谜 > 外星人未解之谜 > 关之琳艳照,女人是男人的主人

关之琳艳照,女人是男人的主人

时间:2020-09-05 10:36:27 作者:佚名 来源: 手机阅读

一句远话,多少人的辛酸。这是一场亲情和爱情的游戏。一旦它相撞,那就是生与死。

身边有很多来自远方的女孩,用原来的爱来养活自己。快乐的时光,似乎忘记了那遥远的故乡,寂寞的时光,却很渴望出门能把父母搂在怀里。

“你知道吗,我晚上经常失眠。我会考虑我的父母在做什么,他们是否想念我,他们是否生病,他们是否去医院,然后我会计算我什么时候放假,这个月的钱是否足够我回家买一张往返票。我会一个人带着我的孩子,我能回去吗?”

“不会有事的。”我安慰的话。

“其实生活并不是坎坷的,但有时候在吵架或是艰难的时候,我想,如果我不是远嫁他乡,而是他去找我,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一个远字,道出了多少人的辛酸。这是一场亲情与爱情的博弈,一碰撞,便是你死我活。

身边许多来自远方的姑娘,用当初的爱情苦苦支撑自己。快乐的时候,似乎忘了那遥远的家乡,孤独的时候,却无比渴望,出门就能将父母拥在怀里。

“你知道吗,我晚上经常失眠,我会想爸爸妈妈在做什么,有没有想我,他们病了,有没有去医院,然后我会算一算,我什么时候会有假期,这月的钱够不够我回家一次往返的机票,我一个人带娃,能不能回的去…”

“都会好的。”我词穷的安慰。

“其实生活不算什么坎坷,只是有时候在吵架或者辛苦的时候会想,如果当初不是我远嫁过来,而是他到我那里去,一切,会不会都变得不一样?”

1

舅舅和舅妈的故事,就像发生在我身边一部言情小说。

 

在那个父母之间相敬如宾的年代,他们每次千里迢迢归来,都会带来许多不一样的气息。

他们会在没人的时候嬉笑打闹,每次外出都会手牵着手,舅妈对舅舅说话的时候,眼神从来都充满了温柔。

是的

文学

,我的舅妈是省会的姑娘,我的家在偏远小城,舅妈没有远嫁过来,是舅舅,年轻时候毅然决然的追随舅妈而去。

当我渐渐长大,开始懂得爱情,才知道他们走到一起有多不容易。

舅舅和舅妈一同在我们的城市上大学,毕业后,舅舅被分配回家乡的一所中学做老师,两年后,舅妈毕业,也分配到了那里。

按照约定俗成的原则,在那个工作都要靠分配的年代,两个人未来似乎已经尘埃落定:踏实工作,结婚,安家。

后来,舅妈的家人执意让她回家,为了父母,她选择了离开,在很多人看来,他俩的结局只有一个,分道扬镳,自此别过。

舅妈跟我说过,舅舅从来没有打算放弃她。

舅舅说:“你就安心回去,在那边等着我,我会过去的。”

姥爷有三个孩子,但只有舅舅一个儿子,家族的香火,传宗接代,都需要舅舅在身边。

舅妈很少对我讲起这段经历的细节,我猜测,来自婆家的不满和芥蒂,肯定有很多很多。

妈妈后来跟我讲起,舅舅和姥爷吵过很多次架,姥爷说:&ldq

狼国网

uo;好好的工作不要,因为一个女人,去离家那么远的地方,我要你这个儿子有何用?!”

寥寥几句,我已构思出一个轰轰烈烈的为爱抗争的故事,也许,真实的情况,比想象还要惊心动魄。

2

后来,他们如愿结婚了,但舅舅的工作依然没有调动过去,这是个很难办的事,但他们用结婚表明了各自的态度。

异地了一段时间之后,舅舅才在省会的一所中学落定了工作。

你们是不是觉得,省会的发展肯定要好过小县城啊。

我也这样想过,人往高处走,虽然是为了爱情,但是事业也会更有帮助啊。

直到有一次,舅舅回来请我们吃烧烤,喝的微醺,点起一颗烟跟我们说:

“你们看我,一辈子,就是一个教书匠,在这个学校,一个外来仔,没钱、没人、没势,你知道我放弃了多少吗?“

我们一脸迷惑。

”如果当初我还在这里教书,现在至少是做个校长的,我当初的同学们,大都混了出来,只有我,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老师,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舅舅喝了口酒,没有太多落寞,他是看开了,总要有舍有得。

但更让舅舅辛酸的,其实是放弃了尽孝。每年只有寒暑假,他才能

文学

回来待上十天半个月,姥爷十多年前开始生病,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妈妈照顾。

2010年姥爷去世,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姥爷选择了十一假期,舅舅一家准备离开的前一天。

当医生宣布准备后事的时候,舅舅站在抢救室的床边,瞬间泪流满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葬礼的时候,作为唯一的儿子,舅舅要对来宾做发言,他站在姥爷的身旁,才说了一句感谢大家,就泣不成声,那是我见过舅舅哭的最厉害的一次,像个孩子一样。

后来每次去墓地,舅舅都会对姥爷跪拜,我知道,他在表达自己的亏欠,这十多年的遥远相隔,他无法释怀。

3

舅舅爱喝酒,因为喝醉丢失的手机不计其数。

作为一个远来的女婿,岳父岳母对此没有任何微词,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舅妈的态度。

“你舅舅为了我,放弃了太多太多。我应该多做一些事,多理解一些他。”

舅妈不用舅舅洗任何衣服,包揽家里所有的家务,做很多好吃的给舅舅,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就像伺候大爷一样,舅妈把舅舅惯

刘琳的个人全部资料

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即便舅舅经常喝醉晚归,舅妈也没有太多怨言,舅妈说“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和朋友聚聚会,喝喝酒,男人嘛,很正常,他在这边难得重新发展了这么多朋友,他开心就好。”

在不发达的那些年代,春节结束,舅舅独自一人带着年幼的弟弟挤上返程的火车,一站就是一夜,只为了让舅妈可以提前几天回去,在娘家过个晚年。

弟弟大学毕业之前的20年来,舅妈没有一次提出过不愿意回来过年,即便生活习惯格格不入,即便睡不好吃不惯,生活无聊透顶,他们也没有一次没回来过。

所有的一切,皆源于心疼。

心疼深处,是对对方炙热的爱。

他们的感情,虽只言片语,却胜过任何一部言情剧,感动了我很久很久。

我们不怕远离家乡,我们怕的,是我倾其所有,却换不来对方的呵护,而我的孤注一掷,最后都变成了可笑的冲动。

无论是远嫁还是远娶,说到底,终究是一个人牺牲,一个人成全,一个人用爱去追寻,一个人用爱去守护。

qyule

于是我们才可以血浓于水,我们盘绕交织,从此你代替了我的父母,变成了我在这里永远的亲人。

相关文章

外星人未解之谜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