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三解密

更多惊奇的事情尽在马三三解密网.

首页 > 未解之谜 >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 > 橘色谷,罗金荣

橘色谷,罗金荣

时间:2020-09-05 11:47:56 作者:佚名 来源: 手机阅读

我惊讶地抬头一看,是个长得很高也很强壮的帅哥,笑着露出两颗虎牙,很可爱。

“你认识我吗?”

“我是附近体育学院的学生。我来这里做兼职。我以前见过你。”

我嘲笑他,付钱离开了。多年后,我多次回忆,如果那天晚上我不去便利店,我就不会遇到这个男孩,也不会发生那么多让我后悔的事情。

我没多想今天的事情。我整理好床,打扫完房间就上床睡觉了。我在睡梦中突然被吵醒了。我一准备好,身体就被压住了,身上弥漫着浓烈的酒精味。

你遇到小偷了?或者是性小偷?

我吓死了,挣扎着站起来,“救命啊……”

嘴巴突然蒙上了,那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闭嘴!”

卢玉成?

 

我认得这个声音,但他怎么会在喝酒后出现在这里呢?这是顾然的家。他怎么会有钥匙?

我转过身,透过窗外的月光看着他。他那清秀的脸仍然很好看。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吻了。我和以前一样强大。

他突然撕开我的睡衣,把自己埋在我的胸膛里。

“别这样……”

卢玉成抬起头来,那双窄小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我在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是吗?很难得到吗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似乎我的形象已经深深扎根于他的心里,但我能做什么呢?我确实出卖了自己。

卢玉成的行为很粗鲁,只是一味地发泄自己的欲望。

我快要晕过去的时候他放了我。

我躺在床上不想动。我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我挣扎着拿起手机,看着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侧头,喝酒后,他经历了一些锻炼,已经睡着了,但我一身都睡不着。

顾然的床不大。下床后,我发现卢玉成躺在床上,几乎占据了所有的位置。

天已经亮了,微光透过窗户落在他娇嫩的侧脸上。这个时候,他第一次见面时不那么成熟和冷漠,但看上去像个小男孩。

我睡不着床。我找到一条毯子,在沙发上补了一晚上的妆。

当我再次醒来时,卢玉成不见了。也许昨晚我太累了,甚至没听见他走。

我拿着手机时,发现了卢玉成

文学

的短信,“有四次了,记得吃药。”

三级女星

不自觉地握紧手机,心里有种侮辱性的酸涩感,在他眼里,我会故意怀上孩子,要挟他一个人。

手机突然响了,我没看就拿起了。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声:“你是林西。如果你不拿出20万元,我就杀了你父亲。”

在听筒里,我还隐约听到奶奶的哭声。一时间,我感到四面八方无能为力。空气向我袭来,我觉得我撑不住了。
“那请你把他宰了,我会用这二十万给他收尸的。”

我说完直接挂断电话捂着胸口在沙发坐下,不用猜就知道给奶奶的那一万块钱出了差错,这钱多半是让林庆凡拿去赌了,我又怎么能相信一个赌棍会浪子回头呢?

接下来,手机不停的响,只要不是上海的号码全都被我拉进黑名单。

我不想管也管不了了,只要林庆凡还去赌博,我根本就救不了他。

更何况别说二十万了,现在就连两千块我想拿出来都够呛。

我在家里躺了一天什么都不愿去想,第二天收拾收拾继续上班。

家里那边没再给我打过电话,我也同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日子有条

文学

不紊的过着。

转眼到了中秋,公司连着周末放假三天,我寻思着在周边游一圈,却突然接到陆煜城的电话。

“我要去杭州出差两天,你收拾一下半个小时后,我来接你。”

他甚至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强势的说着自己的安排。

车上我望着陆煜城精致的侧脸,才惊觉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为什么要带上我?”

陆煜城目视前方,一只手撑在车窗上,另一只手抵着方向盘,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有个聚会要带女伴。”

我嗤笑一声,心知自己虽然长得好看但也没到可以陪着他出席聚会撑场面的地步,“你身边莺莺燕燕那么多,哪里轮得到我。”

“吃醋?”他突然反问。

我不屑的就想反驳,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我跟陆煜城完全可以说是两条平行线,即便有什么瓜葛最终也会渐行渐远。

但女人真的是一种特别奇怪的生物,除了宋程飞以外,他是我唯一的一个男人,并且还发生过最亲密的关系,虽然我跟他之间夹杂着金钱的交易,但夜深人

汽车后排座日妈妈

静的时候,我总忍不住的想起他。

“陆总真会说笑。”我随意接了一句就闭上眼睛假寐。

到了杭州之后,陆煜城把我扔在酒店晾了一天,第二天让人送了一套衣服跟一个地址之后依旧没有出现,我认命的换上衣服打车到了目的地。

本以为只是有钱人的一个普通的宴会,我只需要当个花瓶站在陆煜城身后微笑就行,但却没想到顾冉也在。

那一瞬间对上她的目光,竟然有一种小三被正室捉奸在床的感觉,她诧异的朝着我走来,“林溪你怎么也来了?”

&

藤间斋女朋友

ldquo;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陆煜城此时换了一套浅灰色的西装,头发也抓的整整齐齐,“你说你有个案子走不开,没办法,只能拉上你的闺蜜救场。”

顾冉笑着挽过我的手,“正好,我平时最讨厌出席这种场合,你在我还能跟你说说话。”

她话虽是这么说的,但进去之后行走在宴会厅的都是些穿着体面事业有成的人,顾冉跟陆煜城同他们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我站在边上甚至连个陪衬都算不上。

我不知道陆煜城带我来这种宴会又有意无意的忽视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没办法,反正他是债主他最大。

我走到角落有些烦闷的拿了杯香槟,仰头一饮而尽的时候,却见到身前站了个人,我抬眸正好对上宋程飞诧异的目光。

相关文章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